重生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七色之白诡蓝异 > 058 冰吻
    马车恰在此时停下,车夫恭声道:“殿下,到府门了”

    他正好给我上完药,松开了按着我额头的手,我“嘭”的坐起,用力去推他压着我的长腿,着急道: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,我不要跟你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皱眉,握住我的手,有些无奈的道:“别闹了,小心伤口再裂开,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家?进去看看宝宝,换件衣服,我再派车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我低头看看只着小衫丝裤,**着双脚的自己,这形象的确不适合回家,若被父亲看到,还不把我骂死。这世界虽然没有中国古代保守,女子被看见胳膊脚就得嫁与对方,但名门千金大家闺秀也不能穿着这样横晃。

    有些心虚的瞄了他一眼,放弃挣扎,原来把他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。可也怪他,早说明白,我岂会误会?反正胡泊大小姐永远正确,都怪他都怪他……

    连自己都没发现,我在逐渐恢复本性……

    他见我不再挣扎,才放开我,挽起黑玉般的长发,重新用墨玉冠束起。

    我侧头看他,连连点头道:“嗯嗯,还是束起来的好,否则太诱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眸闪恼意,微扬下颌,有些恶狠狠的道:“诱人总比吓人好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诧异的回指自己的鼻尖,“你是说我么?”横眉立目的爬起抗议道:“我就是没你漂亮,也不至于吓人呀,若没你这冷血怪物在身边比着,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美人……”完全忘了自己现在满脸划痕,形若鬼怪。

    “放肆!你说谁冷血怪物?”他瞪眼。

    呀,说露嘴了……我倏地捂住嘴,气恼之下竟然说出了心理话。见他发怒,自然反应的团身后滚,撞开车门,想跳下车逃走。

    才探出脑袋,就觉得腰上一紧,被他伸手勾住腰硬生生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后背撞上他的胸膛,脊柱生痛。

    “我是冷血怪物,殿下英伟神武……”好汉不吃眼前亏!心思电转,我谄媚的笑,回头讨饶,微张的小嘴却正好撞在他的薄唇上。

    好冰冷的唇!没有丝毫温度,森冷冰寒,直似能冻伤人,沁人寒意从相接的唇瓣倏忽传至心底,令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,忙把头转回来。

    他亦一僵,微微抿唇,乌瞳又暗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先下车去……”我尴尬的回转头,偷偷掰他横在我腰上的手臂。唇上余寒还在,这个人连嘴唇都是冷的,若真嫁给他还不被冻死?无论如何也要解除婚约,我暗下决心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怎么下车,光脚走进去么?”他本来已经松手,见我挣动又再收紧,呼吸拂过我的耳颈,万幸气息还是温热的……

    “直接驶到萱园。”雪无伤微微扬声,却没放开手臂,把我困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他的怀抱冰寒,若是夏天,那定然极舒服,可现在是深秋,我穿得又少,不一会便冷得簌簌颤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跟你回萱园,你……你放开我吧……”我努力向前缩,避免和他身体相接。

    “冷么?”他的声音更冷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老实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不愿靠近?”他声音冰寒,一如既往的不带感情,但不知为何我听懂了隐含的酸涩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动,暗想,莫非因为他身体冰寒,没有人愿意靠近他?成年人还好,若是自小便如此,没有大人愿意抱幼小的他,那真是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觉得虚言安慰,不如实话实说,眼珠轻转,眯眯笑道:“要看季节啦,夏天我铁定愿意挨着你,消暑降温,纯天然绿色空调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空调是什么?”他疑惑的问,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就是……就是……那个……冰块的意思……”晕,又说错话。

    他手臂陡然收紧,我可怜的后背立时贴到他冰壁一般的胸膛上,冷得我全身七万六千个汗毛孔一起收缩,牙齿相克,抖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雪无伤,你这个睚眦必报的小人!有种放开我,咱们下车单挑!”我恼怒,扬起满是划痕的大花脸,眸中怒火熊熊。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这一路上差点没被他欺负死,真当我是软柿子随便捏哪。

    他乌瞳轻闪,唇角可疑的抽*动,忽然抖开锦袍,把我紧紧缠住,只把尖尖的小脸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你做什么?”我用力挣扎,可被裹得跟木乃伊似的,难动分毫,心下不由后悔都忍了这么半天,为啥不忍到底?不知道这个冷血的家伙又要怎么整治我,可虽被裹得不能动,但却暖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间,马车慢慢停住,车夫在门外恭声道:“殿下,萱园到了。”

    雪无伤也不搭话,抱起我径自跳下车来,大步走进萱园。

    此时大约晚上七八点左右,院中灯火辉煌,下人都还没睡,听说太子来了,呼啦啦迎出来一大群人,为首的居然是侧妃归燕和那有双美丽眼眸的孤女莲衣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怎么了?”归燕挟着一股浓郁的香风扑前,恶狠狠的瞪向我。

    我又羞又恼又尴尬,脱口道:“受伤!我受伤了,不良于行,所以雪……殿下才抱我走……”好在一脸划痕,血迹斑斑,很容易取信于人。

    “伤得重吗?需不需要去请医师?”莲衣亦趋前问,语气虽然温柔关切,眸中却有什么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雪无伤声音冷冷,径自穿过人群走进宝宝房间。

    宝宝在摇篮里咿呀笑,虽然现在还是很喜欢粘我,但已慢慢接受我不能总陪在他左右的现实,很少再大哭大闹的找我。

    我不敢近前去看他,怕自己的大花脸吓到他,等雪无伤避出去后,叫奶娘秀兰给我随便找套衣服鞋袜穿上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,把凌乱的长发简单的编成一条麻花辫甩到身后,我躲在帘后看了会宝宝,才推门走出来。院中人都已经散了,只有雪无伤负手立在树影里。

    看见我出来,突然开口道: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我忙把因护着脑袋,而划痕遍布的手伸给他看,道:“你不是让我用这伤痕累累的手给你做面吧?那你也忒没人性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微扬下颌,乌瞳沉暗,“还没长记性么?”

    想到那冰寒的触感,我情不自禁的抖了下,呐呐的道:“长是长了点,可……可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……”

    他凝视我不语,沉默半晌,忽然叹气,“唉……你和伊纱两个简直是无法无天……”平板幽冷的声音因这丝无奈而生动活泼起来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yy小剧场

    雪无伤与烈火·炙焰狭路相逢。

    事出突然,琥珀忙给二人做介绍,指着雪无伤道:“这是冷血怪物。”

    再一指炙焰道:“这是妖孽。”

    雪无伤扬掌,炙焰抽枪。

    琥珀忙站到二人中间道:“表打表打,为了偶打架不值得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同声吼:“偶们素要打你!!”

    琥珀撒腿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