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醉仙葫 > 第九百九十二章:史尚飞之死
    嗜酒蜂王的手段似乎不止于此,困住那史尚飞之后,她翅膀快速的煽动几下,发出一道尖细的吱叫声,随后那史尚飞就像是中邪了一般,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傻笑,也不知道在花粉迷境之中经历了什么,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猥琐,嘴角甚至都有口水要滴下来。

    之后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,那史尚飞竟然一转身,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洞窟深处走去,看看他脸上带着傻笑,目光中满是期待的样子,似乎前面有什么美好的事物在吸引着他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史尚飞的反应,青阳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,没想到如今嗜酒蜂王的技能竟然如此厉害,凭着刚刚突破的实力,竟然就把金丹三层修士迷成这样,这实力可比以前强的不是一点半点啊,这个技能若是能够善加利用,以后在战斗中能给自己增添不少胜算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位置距离地心窟五千丈深度的界限不远,这里的极火已经强盛到了一定的程度,过了这个界限,就不是元婴中期修士炼制的风火令所能防御的了,不说马上就会被越来越强的极火烧死,至少会出现即将被激活冲破防御的征兆。

    果然,那史尚飞刚刚跨过五千丈的界限,他身上风火令所形成的淡黄色光团就抖了几下,很快就变小了几分,而史尚飞的身体则因为周围极火的增强,由红变紫,由紫变褐,由褐变黑,眼看着自己师弟就要出事,闻翔终于忍不住了,嘴巴一张,冲着那边吼道:“师弟,你疯了,在这么走下去你就完了,赶快给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闻翔虽然不知道什么花粉迷境,但是他知道自己师弟肯定是被某种幻术给迷住了,所以他的声音很大,还蕴含着隐隐的声波与精神攻击,就是想用这种手段唤醒被花粉迷境困住的史尚飞。

    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的,嗜酒蜂王刚刚进阶了的花粉迷境岂是他这一点手段就能破掉的?他的喊话几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,那史尚飞脚步不停,仍然朝着地心窟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在这么下去史尚飞肯定要死了,闻翔不敢再耽搁,神念一动,祭起法宝就朝着史尚飞那边攻了过去,当然,不是真正的攻击,而是希望凭着这种手段,能把师弟从幻境之中拉回来。

    至于亲自冲过去把师弟拉回来,他是不敢的,一是因为那里超过了地心窟五千丈,他的风火令防御不了下面猛烈的极火,没见史尚飞浑身都已经被烧成了黑色?二是他也忌惮嗜酒蜂王的幻阵,生怕一个不小心也被困在阵中,那自己岂不是也要步师弟的后尘?

    不过他的手段并没有起作用,法宝刚刚飞上天空,对面就有五柄灵剑挡在了前面,青阳好不容易才占据上风,怎么能让他救人?

    闻翔的法宝与青阳的五行剑阵撞在了一起,那法宝就像是被雷击了一般倒飞而回,青阳的五行剑阵也蹦的一声溃散开来,双方竟然拼了个旗鼓相当,青阳还没什么,那闻翔却是暗暗心惊,怪不得师弟史尚飞屡屡在这小子面前吃亏,这个实力真的是不容小看。

    也不知哪家势力培养出来的怪胎,才筑基期就这么厉害,若是突破了金丹那还了得?看来自己的预感是对的,这小子根本就惹不起,早知道事情如此,自己就该多劝劝师弟,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。

    眼看着师弟越走越远,一条命已经没了大半条,闻翔急了,道: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小友真要把事情做绝吗?”

    青阳冷冷的道:“这件事可怪不得我,是他先口口声声说要我好看的,我就只好先给他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往常,一个筑基修士敢这么跟自己说话,闻翔早就一掌拍死对方了,可现在师弟的性命在对方手上,他不能不低头,于是恨恨的说道:“好,这件事就算是我们错了,之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,这女子也可以留给你,你放我师弟一条生路如何?”

    青阳道:“前辈打的好算盘,之前的事情本就是你们不对,我好好的走在路上,是你们先找我麻烦的,要追究也该是我向你们追究,这女子也是我凭本事救出来的,哪用得着你们送人情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要欺人太甚,真把我逼急了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”闻翔怒道。这种话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说过了,以前他实力还不高的时候被高阶修士欺负,悲愤之下才会说这句话,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对一个小辈也这么说,想起来就憋屈至极。

    青阳冷笑道:“是吗?前辈可是也要尝试一下我这灵蜂的幻阵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闻翔顿时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他刚刚才见证了这幻阵的威力,师弟史尚飞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,就被幻阵困住,马上命都要没了,他可不敢轻易尝试。不过这史尚飞跟他合作多年,总不能眼睁睁他死掉吧?

    威逼利诱都不管用,那就只能豁出老脸求情了,闻翔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,好半天之后才说道:“就当我求你了,放我师弟一马。”

    一名金丹修士能把话说道这种程度,也算是难得的了,青阳叹了一口气,道:“若是前辈早这么说就好了,现在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青阳话音刚落,那已经走到地心窟深处将近六千丈的史尚飞忽然倒在了地上,随后轰的一声一大团火焰爆开,他的身体燃起了熊熊大火,转眼之间变成了一截焦炭,原本的风火令竟然没有起到一点作用,那史尚飞估计早就死了,竟然没有发出任何的挣扎与叫喊。

    眼看着跟了自己那么多年的师弟就这么死在前面,自己却连救都不能救,闻翔一时间难以接受,怒视着青阳道:“好小子,若不是你,我师弟怎么会死的如此凄惨?我要你赔命。”

    青阳丝毫不惧,看着那闻翔,目光一冷道:“前辈真打算这么做吗?前辈若要动手,我自然是奉陪到底,不过开弓可就没有回头箭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