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重生小说网
重生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燃烧的莫斯科 > 第三〇一节 步兵营长(一)
    由于调令是由最高统帅部发出的,梅列茨科夫即使身为大将,也无权取消或者更改。看来最迟明天,我就只能乖乖地去第2突击集团军报道。

    傍晚和梅列茨科夫一起回到司令部。在指挥部里,他用遗憾的口吻说道:“奥夏宁娜少校,经过今天这一仗,估计很多指挥员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,想要把你留在方面军司令部,或者在作战部队里担任一个职位。可是不行啊,少校,要把你留下,我做不到,我虽然身为大将,但是也不能违背上级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在来的路上,我就仔细想过了,对日理万机的统帅来说,根本记不清我这号小人物,估计是由于弗拉索夫的一再坚持,为了给自己爱将一个面子,他才亲自下达的这个调令。这件事情必须向梅列茨科夫解释清楚,否则将来会让他对我产生防范之心的。我在脑海中组织了一会儿词汇,然后才开口说话,竭力说得有分寸,同时又令人信服:“司令员同志,这个调令的事情,我想我应该能给您一个解释。第2突击集团军司令员弗拉索夫将军,在莫斯科保卫战时,是第20集团军的司令员,当时我是他的参谋长。也许是他刚到一个新的环境,急需找一个得力的帮手,可能这才想到了我,并通过最高统帅部下达了这个调令。”

    “得啦,奥夏宁娜少校,我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”梅列茨科夫站起来,口气坚决地说,“不过命令就是命令,是不允许讨论的。此外,要知道你不是到别的部队去,是到第2突击集团军,也属于我们沃尔霍夫方面军的序列。对你在今天战斗中所表现出来的领导能力和勇敢精神,我感到非常欣慰……”

    “司令员同志,目前弗拉索夫将军那边的情况倍况怎样?”我轻声地问。

    “情况很糟糕,奥夏宁娜少校,”梅列茨科夫叹口气,同样轻声地回答。“今天虽然挡住了德国人的疯狂进攻,但下次却不一定能挡住。这条漫长而脆弱的补给线,随时有被截断的危险,你要做最坏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这最后的一句话,让我为自己未来的前途担忧起来,不过表面上还得保持镇定,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回答说:“请大将同志放心,即使部队被切断,我们也会冲出合围的。”

    对我的态度,梅列茨科夫非常满意,他点点头说:“正如通常所说的,上帝保佑吧。别难过,也许,不要多久就会调你回来的。你如果回来,我会很高兴的。雅科夫列夫将军和科舍沃伊上校会更高兴。嗯,去吧!……”

    我敬礼后转身准备离开,心里暗自盘算我还不知道去第2突击集团军怎么走,这种小事梅列茨科夫肯定不会过问,我该找谁打听呢?

    正在胡思乱想着往外走,又被梅列茨科夫叫住了,他在后面问道:“现在去第2突击集团军怎么个走法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到外面去找人打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还要找人打听呢?我给你安排一辆汽车,让司机送你去,明白吗?现在几点钟?”他看了一下手表。“十点三十分。天太晚了,你先去到通信兵的宿舍去将就一晚吧。明天天一亮就走,譬如说在六点。我会安排汽车在外面等你的。就这样,明天我就不送你了。少校,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早晨六点,我准时出现在司令部的建筑物门口,四处张望,将对面的停车场上停着好几辆车,有轿车有吉普,还有一辆卡车。我不知道那辆车是送我去上任的,便站在门口等着,看有没有车主动开过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还真有车开过来,一辆吉普车很快地停在了我的面前。车门打开,司机从车里下来,向我敬礼报告说:“少校同志,您好!我奉命送您去火车站的,请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火车站?!为什么要去火车站啊?”我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校同志,因为要乘坐窄轨列车,才能到达第2突击集团军的驻地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,接着后面的车门打开,从车里又下来一名军人。一看他的肩章,我马上认出是昨天和我并肩作战的阿赫罗梅耶夫中尉。

    “中尉,你好!”想不到在这里还能遇到熟人,我连忙把手向他伸了过去。握手时,好奇地问了一句:“你也是去第2突击集团军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中尉的答复让我非常意外,你不同路去的话,跑送我的车上去做什么。我正心中不爽的时候,他又接着说:“我奉命保护您到火车站去,请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从车头方向绕了过去,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。接着司机和阿赫罗梅耶夫都上来后,车便启动了。

    等车一开动,我忍不住问道:“你俩谁能告诉我,为什么我们要去的是火车站,而不是第2突击集团军?”

    “少校同志,我来回答这个问题。”坐在后排的阿赫罗梅耶夫主动说道。“离方面军司令部十几公里外,有一个小火车站。补给人员、弹药、粮秣,都是经公路运过来,然后在那里转乘窄轨火车,经过一片森林后,运送给地2突击集团军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,我还一直以为运输任务都是通过公路来完成的。在颠簸的车上,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关于我的调令,在费久宁斯基司令部时,我看见落款是沃尔霍夫方面军梅列茨科夫大将的签名,怎么昨天大将亲自看的时候,又说是最高统帅部签发的呢?想到这里,赶紧将调令从口袋里掏出来,再看一遍。这一细看,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疏忽了,调令的确是最高统帅部发出的,而由梅列茨科夫签收并下发的,难怪我当时会看到他的名字,结果导致我一直错误地以为调令是他签发的。

    森林中的小火车站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检查站执勤的战士检查完我们的证件后,就放行了。

    车站很小,只有一条铁轨,停靠着一辆闷罐车。车下除了几个执勤的战士外,还有一名军官叼着烟卷在四处闲逛。

    吉普车开到军官的身边停了下来,阿赫罗梅耶夫打开车门走下去,和军官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军官连忙把手里的烟头扔到地上,用脚踩灭后,来到我的车窗外,挺直身体敬礼,大声地报告说:“报告少校同志,我是上尉戴奥米,负责护送您到第2突击集团军上任,听候您的命令。”
 推荐阅读: 重生之妖孽人生 重生之神级败家子 重生之资源大亨 女配是重生的 豪门权妇 重生之世家子弟 俗人回档 嫁嫡